创二代来啦丨今年办入职,明年成董事长?33岁创二代“升职记”

创二代来啦丨今年办入职,明年成董事长?33岁创二代“升职记”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婷从普通员工到董事长,一般人可能要摸爬滚打几十年。但A股上市公司沈阳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300024,证券简称“机器人”)近日的一纸公告却给出了令人惊讶的答案:一年。据称,曲晨耕2020年4月入职上海创屹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创屹”),到2021年4月升任董事长。资料显示,曲晨耕出生于1989年,是机器人总裁曲道奎的儿子。创二代火速晋升接棒董事长,所执掌的公司又获上市公司参股,让深交所直接发问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回应称“火箭式”晋升归根于个人能力曲晨耕执掌的上海创屹是一家什么公司?上海创屹成立于2019年10月,是一家来自于中科院的机器人公司,其研究的主要方向是高速物体动态捕捉和人体识别。庞伯特为上海创屹研发的乒乓球机器人。天眼查显示,上海创屹注册资本为2444.44万元,目前中科新松持股比例为16.36%,而中科新松是机器人的全资子公司。2月28日,深交所向机器人下发问询函,要求机器人说明其与上海体育学院研发庞伯特的背景、具体研发分工、权益分配安排等,中科新松参股上海创屹的背景,未取得上海创屹控制权的原因及合理性。3月3日,机器人对上述问题进行回应。然而回应的公告一出,曲晨耕火箭般的晋升速度却引发舆论哗然。根据公告,出生于1989年的曲晨耕拥有双硕士学位,具有电子系统工程和金融分析的专业背景,曾任职于国信大族机器人产业基金等。2020年4月,曲晨耕作为普通员工入职上海创屹,入职后运用其专业能力和工作经验积极参与上海创屹经营和融资工作,1年累积融资4000万元;到2021年4月23日,曲晨耕便升任上海创屹董事长,耗时仅一年。投入400万元参股乒乓球机器人企业从普通员工到董事长,曲晨耕都鲜少在媒体报道中公开发声,仅在2020年底以庞勃特创始人的身份接受采访。“在进行反复调研市场后,团队将发球和人工视觉作为乒乓球机器人的主要功能和应用场景进行切入。我们希望把整个乒乓球训练完全数字化,同时以乒乓球场景作为切入点进行人工智能的通用化方案研究。”曲晨耕在采访中表示。机器人在回复深交所问询的公告中表示,庞勃特项目团队的核心成员表达了希望研发乒乓球机器人的强烈愿望;为了激励团队创新和公司战略发展,中科新松决定以天使投资的方式投入少量资金,让项目团队采用市场化方式独立进行产业孵化。因此,上海创屹于2019年10月正式注册成立,中科新松持股30%。公告称,上海创屹成立后一直由团队独立运营,中科新松除缴纳注册资金本400万元以外无其他投入,上海创屹研发与市场开拓资金的持续投入源于融资时投资者的资金投入,不存在利益输送情形。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采访中,曲晨耕介绍称,庞勃特与高通中国、上海体育学院形成三方战略合作,致力于将5G技术及移动芯片技术运用在智慧体育场景中。又有消息称,2021年5月,上海创屹获得了高通创投数千万元的Pre-A轮融资,与高通形成了更为紧密的生态联结。对于“无利益输送”的说法,许多股民并不买账,连发质疑与暗讽——“400万元实缴资金为少量?”“以后可以随便上项目,管它行不行先研究!”父辈系科学家创业 缔造机器人第一股兼具父亲和上市公司总裁双重身份的曲道奎,是这场争议中的另一核心人物。1983年,曲道奎大学毕业后,在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所攻读研究生硕士学位,师从中国机器人之父蒋新松,是中国最早专攻机器人学的研究生。从研发成果不难看出,师徒的机器人研究在当时的中国颇具前瞻性。1987年,他们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自动导引车(AGV)——移动式作业机器人“先锋一号”,是当下各种无人搬运车、自动物流车的前身。1992年,曲道奎前往德国萨尔大学做访问学者,在德国所见、所感、所学,让他深刻认识到机器人创造的价值。21世纪初,曲道奎与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所共同发起20多名科研人员发起成立新松公司,赤手空拳加入到与国际机器人品牌的竞争中,公司的名称正是为了纪念已故的恩师。“刚刚成立之时,新松还是一个典型的‘三无’企业,无固定产品、无客户资源、无办公生产场所,仅有的资产就是我们20多个人的大脑。”曲道奎回忆道。团队的埋头研发遇上人工成本上涨、“机器换人”需求暴发的时机,竟让这家不起眼的企业走上了“开挂”之路。2007年,新松成功在通用汽车全球采购竞标中获胜;2017年5月,以新松工业机器人为核心打造的机器人自动涂胶系统入驻华晨宝马工厂……而在资本市场,新松于2009年正式登陆创业板,成为令人瞩目的机器人第一股。两代人的机器人梦近年屡遭坎坷从去年业绩来看,曾作为中国机器人领军企业的新松却疲态渐显。去年前三季度,机器人实现营业收入17.71亿元,同比增长5.05%;归母净利润亏损2.9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销售毛利率为12.8%,已下滑至公司上市以来同期新低。业绩预告显示,机器人去年净利润也不容乐观,预计亏损达4.48亿元-5.82亿元,亏损原因为项目执行期内受疫情因素影响项目拖期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导致成本增加。近年来,疫情加快了制造业“机器换人”的步伐,同时海外订单回流,可以说是为国内机器人产业添了一把火。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上半年,工业机器人累计产量为17.36万套,同比增长69.8%。由此看来,在行业大体向好的情况下,机器人深陷亏损困境并不寻常;今年初还一度传出中国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品牌埃斯顿将收购新松机器人的假消息。一代的企业藏不住重重隐忧,那二代押注的乒乓球机器人又如何呢?今年年初,上海创屹CEO张海波透露,公司接下来要从B端出发,对C端进行内容下放形成“降维打击”。 “未来我们会针对机器人进行功能性拓展与迭代,并在2022年1月中下旬完成整个全品类的上线。总结而言,今年我们在C端的布局相对顺利,明年则会进行C端的放量行为”。不过,根据最新公告,上海创屹至今尚处于亏损状态。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责编 | 许张超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