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割裂、低价竞争、国产化不可逆:工业机器人赛道已成投资人逐鹿之地

品牌割裂、低价竞争、国产化不可逆:工业机器人赛道已成投资人逐鹿之地 工业机器人赛道在多重催化剂下迎来了真正的风口,而中国市场这块蛋糕显得最为诱人。

2019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出口数量首次大于进口,同年科创板的推出带动了这支长坡厚雪赛道的回暖。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经历了两年行业低谷的工业机器人赛道开始强势复苏。

《中国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2021年)》提到,2021年全球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35.8亿美元,我国机器人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839亿元,其中工业机器人的市场规模高达445.7亿元。2020年,中国新增机器人相关企业6.98万家,是十年来新增机器人相关企业最多的一年。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10月,国内工业机器人领域共发生了70起融资事件,累计融资额超过182亿人民币,数量和累积金额都超过了去年全年,其中很多细分领域成为了资本追逐的焦点。

联想创投合伙人王光熙认为,目前工业机器人领域各细分赛道概念划分并不一致,他认为可以分为协作、移动和特种三大类,生产线上的自动化设备类机器人是一大类,也就是所谓协作机器人,包括生产线上的自动化检测、自动化机械臂以及跟自动化器械融为一体的自动化设备都属此类;移动机器人角度,可以从生产到物流进行较细分类,机器人在产线和仓储的室内移动机器人属于一类,室外园区物流车又是一类,无人驾驶范畴中的移动机器人自成一类,商用服务机器人是另外一类;特种机器人是第三类,他们承载着巡检测绘等功能,建筑机器人既可以归为移动机器人也可以归为特种机器人。

<font cms-style="font-L strong-Bold" style="font-weight: 800 !important;">出手选择各异的VC

据IT桔子数据,今年9月期间,国内工业机器人融资事件单月达25起,过亿元融资占比近半,这是继1月和4月小高峰后的又一融资规模高点。具体来看,合肥欣奕华、思灵机器人、顺造科技、普渡科技、擎朗智能、海柔创新、梅卡曼德、Trifo、未来机器人均在9月完成了数亿元的大额融资。

从所涉资产规模来看,协作机器人赛道融资规模远超过往任何年份。据GGII不完全统计,2021年上半年,协作机器人领域内共有10例融资事件,融资规模突破30亿元,超过了2020年全年融资总数,每笔融资都在亿元之上,平均单笔融资金额突破3亿元。20201年1~4月,协作机器人领域的节卡、越疆科技、镁伽机器人都获得了亿元级融资。

从投资机构品类偏好看,移动机器赛道更受欢迎,红杉资本年内在移动机器人领域出手达到6次,海柔创新、梅卡德曼、普渡科技都在近期获得了红杉的连续注资,其中,定位于AI+3D视觉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梅卡曼德是现今工业机器人赛道最炙手可热的明星,红杉在近期完成了对其的第三次加码。在移动机器人赛道频繁落子的头部机构还有联想创投、源码资本和IDG资本,联想创投仅今年上半年对移动机器人艾利特与迦智科技就有两次连续加注。

仓储物流机器人赛道今年也迎来了融资热潮。今年上半年,有十多起仓储物流机器人的投融资事件发生。全球箱式仓储机器人标杆企业海柔创新在9月宣布,公司已经连续完成两轮共超2亿美元融资,其背后资方出现了五源、红杉、源码和今日资本四家巨头的身影。

相比一些机构的大面积出手,也有美元VC机构如BAI资本对这个赛道采取了不同打法,今年以来,BAI资本投资了提供建筑智能建造方案的大界机器人。

BAI高级投资经理邢曜鹏表示,他观察工业机器人赛道很久,出于技术基因方面的考虑,他觉得现在的协作机器人有“拼乐高”的特点,一款机械臂或一款物流车移动机器车,一旦从一条产线移动到另一条,就需要团队对产业线重新定制化设计,配套的产业也需要做相关集成,导致许多新兴机器人公司在往集成商类型转变,其资本利用效率不会太高。这不是美元VC机构特别喜欢的类型,可能更适合后期的稳健PE去做投资。

梳理各家机构投资脉络不难发现,今年工业机器人赛道的投资近一半分布在A轮,一半在B轮与C轮之间,整体出现了轮次后移的特质,老东家再次加注的现象更为密集。

青桐资本投资副总裁刘天程告诉界面新闻,工业机器人前两年属于布局阶段,资本入局各个赛道布局一些初创企业,现在头部企业的收入在慢慢起势,机构会希望在这一时间点帮助企业快速成长,今年的投资基本都是加注之前的被投企业较多。此外,今年整个机器人赛道都比较热,不局限于工业,比如服务机器人,清洁机器人都拿到了不少的融资。

除了财务回报的考量之外,一些顶级产业投资机构会根据自身背景选择特殊的机器人初创企业进行布局,来和自身业务产生协同。

作为联想旗下的科技产业基金,联想创投2017年至今陆续在工业机器人赛道投资了云迹科技、未来机器人、艾利特、Syrius炬星等知名企业,出手轮次几乎全部集中在A轮及Pre-B轮次,投资方向以移动机器人、机器人解决方案提供商为主。在其合伙人王光熙看来,工业机器人赛道是大江大海,应用领域广泛,未来跑出大中型企业的机会很多,目前赛道轮次后移可能与不少定位偏成长期或偏价值型的机构参与相关。王光熙认为,联想创投作为科技产业投资机构,本身对标的公司的持有也相对长期,不能完全只以投资回报为目的,需要坚持布局早期科技公司,并同时推动被投企业跟联想的业务生态协同。

BAI资本邢曜鹏告诉界面新闻,如果观察工业机器人公司上市后的估值倍数,会发现跟软件企业仍有成长空间。对此,一位业内投资人也表示了认同,他提到,过去一两年,较多的资本涌入使机器人赛道有一定估值泡沫,但公司上市解禁之后还是要面临估值回归,比如此前一些医疗机器人上市之后,其估值和PE倍数很快回落到合理区间,相比软件赛道,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对其要求会更严格,很难以资本推手方式去非理性的促进爆炸式成长,初创企业稳扎稳打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