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视点」如何破解“越智能越缺人”难题?

两会视点」如何破解“越智能越缺人”难题

  在重庆两江新区的长安汽车两江智能工厂,工业机器人在焊接车间的流水线上作业。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厂里很多岗位都缺人,最紧缺的还是设备操作工”“都是规上企业,1000人左右的厂子,缺口估计有200人~300人”……今年全国两会上,一则“智能制造领域缺工程度加大”的新闻引起了制造业代表委员的关注。

  

  近年来,国内制造业转型升级势头强劲。生产一线上,越来越多的生产工艺、环节、生产线乃至整座工厂,正加速向“智造”转变;人才培养环节,各高校、职业院校纷纷瞄准前沿,设立智能制造相关专业,招生火热……

  

  然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1年四季度“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显示,多工序数控机床操作调整工、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智能制造岗位,排位快速上升,缺工程度不断加大。

  

  今年全国两会上,针对智能制造领域“越智能越缺人”的现象,代表委员表示,智能制造迫切需要一场人才供给侧改革。

  

  人才培养上游掀起“智能热”

  

  “近几年来,智能制造类的专业在学校里很受欢迎。我们的数控技术应用、数控加工,招生形势非常火爆。”全国人大代表、杭州技师学院特级教师杨金龙,向记者描述了智能制造专业人才培养呈现出的火热图景。

  

  作为我国实现“两化”融合发展的主攻方向,智能制造成为当前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的主要目标,也成为制造业人才教育培养的一大热点,与之相关的专业受到学生青睐。教育部门公布的专业目录调整情况显示,近年来,无论是职业院校还是高校院所,都瞄准现实需求,倾力发展智能制造专业。

  

  “比如我们的汽车类专业就新开了新能源、无人驾驶课程。机电系也在推进完善机电一体化工业机器人方向高级工升技师及集成电路方向六年制技师专业建设。”杨金龙代表了解到,目前,仅在浙江,开设智能制造相关专业的职业院校就已经超过了30所。

  

  “智造”一线用工形势紧张

  

  虽然智能制造相关专业在院校里比较受欢迎,但多工序数控机床操作调整工、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智能制造岗位却登上“最缺工”榜单。

  

  “我们公司自2005年建厂以来就引进了自动焊机设备,缺人的情况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全国人大代表、东方电气(广州)重型机器有限公司手工焊焊工白映玉告诉记者,近年来,随着工艺改进和技术升级,自己所在的这家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型核电设备本土化制造基地先后引进了40多台大型自动焊机设备。

  

  自去年以来,白映玉代表明显感到了自动化岗位的用工压力。“自动焊现在很缺人了。尽管其他岗位也有缺口,但上个星期刚下来两个应届毕业生,马上就分配到自动焊班组。”

  

  实际上,我国智能制造一直存在缺口。不少代表委员认为,近年来制造业转型升级速度加快,智能制造领域的用工缺口进一步扩大,人才供需矛盾进一步凸显。根据人社部的统计预测,到2025年,智能制造行业人才需求将增加至900万人,缺口也将扩大到450万人。

  

  智能制造如何补足人才短板

  

  有代表委员表示,一线用工紧张与院校培养火热之间的鲜明对比,显示出智能制造人才供给面临着总量和结构性的双重矛盾,缓解人才供需矛盾需要一场人才供给侧改革。

  

  在全国人大代表、吉林辽源富奥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泵业分公司高级技师丁照民看来,智能制造领域的人才供需矛盾是制造业招工难的一个缩影。

  

  “职业院校里智能制造相关专业的火热是相对的,横向来看,制造业的吸引力仍然不足,学生规模仍然偏小。”丁照民代表介绍说,其企业所在的吉林省辽源市,有5所大专院校一共1万多名在校学生,其中对口制造业的机电学院只有300多人,更多学生分布在卫生医疗、工商、师范等专业中。

  

  人才供给总量不足,供需之间的匹配度也有待进一步提升。“制造业需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进行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必然趋势,人工智能技术日益成熟,技术工人的技能必须跟随技术发展的需求。”全国政协委员、白云电器董事长胡德兆认为,当前,一些院校培养的制造业人才进厂后还面临着二次培训问题,需重视产教融合的高质量发展和技术工人的培育,让人才培养与企业智能制造水平的提升相互适应。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苏华表示,培养智能制造人才,要创新产教融合体制机制和人才培养模式,落实产教融合激励政策,在高素质技能人才培养方面实现突破。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