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训练师、云客服……数字经济正在打破女性就业壁垒

人工智能训练师、云客服……数字经济正在打破女性就业壁垒

  海报新闻记者 陈嘉伟 报道

  

  近些年,独立女性的话题热度居高不下,但何为独立女性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是独立女性应该拥有一份支撑自己独立生存的工作,则是多数人的共识。

  

  在海报新闻记者的采访中,多数已婚已育的女性在就业倾向中,更希望选择时间较为灵活、对照顾家庭有利、容易重新进入的职业。不过这样的职业往往是技术要求较低、人力资本折旧率较低的职业。这样便造成了女性聚集于某些技能水平和工资水平较低的职业,在广大的中小城市中,上述女性的就业困境则更加突出。

  

  不过这种空间及领域上的壁垒正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而打破。在全国妇联妇女发展部、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数字经济与中国妇女就业创业研究报告》(以下下称《报告》)中提到,在数字贸易、电商、直播等领域,数字经济已创造5700万女性就业机会。

  

  《报告》指出数字经济创造数字性别红利,扩大了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价值,减少了女性在劳动力市场的弱势,为女性开创了新的就业空间和领域。

  

  赵杨娟参与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可信AI论坛

  

  从小县城里走出来的“人工智能训练师”

  

  2019年以来,人社部已发布56个新职业,涵盖了制造业、餐饮、建筑、金融、环保、新兴服务业等多个行业。此外,还有大批未进入国家职业标准目录的新职业已经破土而出或逐步成熟。众多新职业的出现,与数字经济蓬勃发展密切相关,也为女性就业者提供了更多职业选择。随着数字化技术向各行业快速渗透,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迫切,数字化管理师、在线学习服务师、全媒体运营师等新职业应运而生。

  

  从目前发展看,这类新职业市场空间大,从业人员市场需求量大,能够给女性从业者带来较好的薪酬待遇与较大的职业发展空间。《2021中国农村妇女就业调研报告》显示,支付宝的人工智能训练师中,62.3%为女性;云客服中,72%为女性;村淘电商主播中,53%为女性。

  

  “像我这样一个来自县城的女孩,能被邀请来参加这种全球性的会议,确实没想到!”去年在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赵杨娟说起自己的经历仍然觉得意外。

  

  赵杨娟来自陕西省铜川市宜君县,曾在西安外事学院读书,毕业后留在西安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做英语辅导老师。

  

  “西安的生活压力大,生活成本高,根本攒不下钱。再加上父母年纪比较大,一直在外上学工作也没能照顾他们,心里很愧疚,于是下定决心回到家乡。”赵杨娟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返乡就业”的实践者。

  

  2020年2月回到家乡的赵杨娟因为求职不顺利,渐渐心生焦虑。“那段时间自己的心情和状态都不是很好,压力也比较大。”同年,宜君县开始大力发展数字产业,而朋友偶然发来的一条信息也改变了赵杨娟的生活轨迹。

  

  “朋友发给我一个人工智能相关工作的招聘启事,其实最开始我对人工智能训练师并不了解,但觉得很新鲜,想试一试,就准备好简历去应聘。”赵杨娟说。

  

  经过面试培训后,赵杨娟顺利成为宜君县爱豆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她的工作主要是训练人工智能识别一些图片、文字和视频素材,从而让人工智能模型变得更加智能、高效和准确。

  

  短短几个月时间,赵杨娟就被评为优秀员工。2021年她作为在人工智能产业中返乡就业的年轻人代表,被邀请参加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分享自己的故事。

  

  像赵杨娟这样的年轻人在宜君县不算少数。据宜君县人社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宜君县数字产业相关项目已为当地400余人提供了就业岗位,其中80%为返乡就业青年,60%为女性,员工平均年收入超过3万元。海报新闻记者注意到,2021年,宜君县全体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016元。

  

  “我现在觉得回到家乡这个决定还挺正确的,虽然回到了县城,但其实是到了更大的平台,看到家乡不一样的风景,也实现了自己的价值,同时也为家乡建设贡献了自己小小的力量。”赵杨娟笑着说。

  

  何柠羽用背篓带孩子,方便进行线上工作

  

  女性帮助女性

  

  赵杨娟只是受益于数字经济女性中的一员。《报告》显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高了女性劳动参与率,拓宽了女性的就业选择面,促进女性创业比重提升,特别是增加了低学历女性的就业规模。

  

  《报告》统计的数据显示,电商平台成为女性就业、创业的重要领域。目前,约有2358万女性淘宝店主,其中农村淘宝女店主有392万人,淘宝直播和抖音上约有1244万女性主播,饿了么与美团平台上约有18万女骑手,出行平台上约有136万女司机,微信生态上约有1749万女性社群经济参与者……

  

  2010 年,随着电商平台的快速发展,淘宝网为强化商业信誉,解决买家、卖家投诉,推出了共享服务模式——“云客服”模式。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云客服项目累计培训超过35万人,带动就业超过11万人,其中以“宝妈”、大学生以及部分社会弱势群体为主。云客服为这些群体劳动者提供了既可以照顾家庭,也可以获得工作收入的机会。

  

  出生于湖北农村的何柠羽,爱人是听障残疾人,儿子由于三鹿奶粉事件患上了肾结石。夫妻二人辗转各地为孩子看病,何柠羽每日还要忙于照顾儿子,家庭收支入不敷出。2013年,何柠羽加入了由湖北省残联和阿里巴巴在武汉联合成立的阳光学院,参与了淘宝网云客服培训。她从零开始学习,成为了一名网络云客服,赚取了较为稳定的收入。家庭生活质量有所保障后,何柠羽和丈夫决定生育二胎,为了不影响工作,何柠羽将摇篮放在电脑桌旁,用背篓带孩子,方便进行线上工作。

  

  云客服工作为从业者打开了接触数字经济的窗口。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大量机会可以帮助困难女性畅通就业通道,推动女性创业。2014年,何柠羽经过不断的经验积累,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店。慢慢地,她从一名普通的淘宝云客服成长为消费者逆向交易部的评审师,自己还开了两家淘宝店,成为月入过万的淘宝店主。

  

  女性劳动者在追求自身价值的同时,更愿意分享经验,主动沟通。为鼓励更多的困境女性就业创业,何柠羽停下云客服的工作,和阳光学院的老师一起从最简单的电脑使用开始,一点点培训其他女性。2018年2月,何柠羽培训的79人全部通过了考核,获得云客服工作的上岗资格。

  

  何柠羽不仅为处于困境的女性提供电商和云客服培训,还深入黄石市山区,给当地的贫困家庭做电商培训,辅助学员开淘宝店,帮助学员实地拍摄产品图,手把手教学员及时上传图片到网店进行展示。几个月的时间,何柠羽培训学员的网店开起来了,蜂蜜、蜂花粉和蜂皇浆等农产品畅销,让身在贫困山区的店主每月收入可达1500元。何柠羽通过公益网店,推动黄石当地特色农产品、手工艺品在电商平台销售,积极助力家乡精准扶贫。

  

  数字经济领域女性就业规模统计

  

  女性就业、创业依旧面临挑战

  

  从赵杨娟、何柠羽的故事中我们看到,数字经济减少了对女性的就业、创业排斥,推动女性工作—生活平衡度提高,降低职业性别隔离水平,提升了弱势女性的平台化、组织化水平,增加了女性的社会资本。数字经济中各类新职业,为女性就业者提供了更多职业选择,能够给女性从业者带来较好的薪酬待遇与较大的职业发展空间。

  

  但《报告》指出,女性在就业、创业领域仍然存在发展中的挑战,主要包括女性进入和参与数字经济存在挑战,数字经济发展带来的挑战和现有政策不完善带来的挑战。女性数字技术从业者规模与男性仍存在差异,性别数字鸿沟依然存在,女性的工作与家庭平衡仍然面临挑战,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权益保障仍待完善等。这些挑战可以通过数字经济进一步发展,制度机制不断健全、政策体系不断完善,利益相关主体紧密协同而得以解决。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对女性就业创业的支持,同时也出台支持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支持灵活就业发展等的相关政策,为女性从事数字经济就业、创业提供了政策支持。各类社会组织也积极为推动女性就业、创业采取主体行动。

  

  《报告》认为,应加强促进女性在数字经济就业、创业的支持政策,进一步释放我国数字性别红利。提高女性参与数字经济发展的能力,促进女性充分利用数字经济获得自身发展;保障就业者劳动权益,完善女性家庭支持政策。鼓励企业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加强数字经济领域对女性赋能。推动女性劳动者转变就业、创业观念,使女性劳动者充分认识数字经济时代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创业的发展趋势。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