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Siri到智能私人秘书,Brain致力于开启下一个计算机时代

从Siri到智能私人秘书,Brain致力于开启下一个计算机时代

  

人类通信事业在短短 50 年间,实现了由 1G 到 5G 的跨越,并逐渐向万物互联互通迈进。自 2007 年 Siri 投入使用并且逐步完善,我们见证了人工智能的不可思议。近年来,Brain 潜心研究,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生成型界面以及相对通用型人工智能的发明者。未来,或许将彻底改变人机交互模式,进入下一个互联网时代。

  

  

  

Brain.ai 的创始人 Jerry 讲到:“我们更想去追逐些永恒的东西,比如规律与真理。”

  

  

  

2021 年,由 Brain 主打的 Natural 在 App Store 上线,这是全球首款面向客户的生成式交互界面,它致力于改变现有人机交互方式,实现由 “APP 来找你,而不是你去找 APP” 的目标。并在北美市场广受好批评,仅用 1 年时间便跻身 App Store 同类应用下载量榜单前十。是 “可与谷歌抗衡的技术”,美国知名科技杂志 WIRED 这样评论道。

  

  

  

更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曾两次获得乔布斯家族的投资,这更是乔布斯家族第一次直接投资的科技公司。不过,高调的融资伴随的是 Brain 的低调,利用国内现有的搜索软件,关于该公司和创始人的相关资料竟是少之又少。

  

  

  

01

  

  

  

什么是 “智能私人秘书”

  

  

  

自 1983 年全球第一款手机诞生,手机的功能由最初的打电话、发短信到现在集各种功能于一身,拥有一部手机就相当于拥有一台微型电脑。近些年来,Siri 等语音助手入驻手机,而 Brain 的目标就是创造一个通用性 AI,一个更加智慧更加人性的人工智能,让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智慧型私人秘书。

  

  

  

通常来讲,我们现在讲的 AI 是一种弱 AI,它不仅需要大量的标记数据来支撑训练,而且只能解决非常狭窄和特定的问题。比如 AlphaGo 在围棋领域战无不胜,甚至说超越人类最优秀的围棋手,但是如果让他解决一个医疗性问题,也只能是束手无策。

  

  

  

但是通用型 AI 就不一样了,它基于单样本学习的方向,通过少量的训练数据,就可以通过对无监督学习下的大量语言数据之间的深度语义联系,来理解和解决跨领域问题,乃至可以举一反三。

  

  

  

更进一步来讲,Brain 通过这种较通用模型加速了 AI 学习不同功能的能力,它在没有人工的协助下,在上线 20 分钟内,便学会了 Siri 和谷歌助手支持的所有函数和功能。它可以像我们的大脑一样处理繁杂的数据,并让这些数据建立起关系,进而满足私人的需求,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那么,当他在手机中应用时,便可以理解为何用 “秘书” 这个人化的观点来形容。

  

  

  

日常生活中,秘书为我们规划好时间,处理好纷繁的文件,整理或私人或工作上的事物。通用型 AI 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我们的手机中有很多 APP,每次使用都需要考虑到哪个 APP 才可以有效的解决问题,有时甚至需要对比、整合各个 APP 上的信息。通用型 AI 则帮助我们做这个事。拿点外卖来讲,以点披萨为例。我们不需要一个一个 APP 的去对比配送时间快、评价更好或是哪家有优惠,只要将自己的需求告诉它,它就会自动生成众多方案,供我们选择。它自动组织起合适的 APP,你不再去找应用程序,而是应用程序来找你。在信息化社会中,我们成为主导者,而不是被动者;不需要层级化的去寻找信息,而是整理好之后在给你。这就是 Brain 在做的,一个高度智能的秘书。

  

  

  

个性化的解决问题同样是 Brain.AI 的一大亮点。

  

  

  

目前的 APP 不会帮助你做出计划,你只能自己去选则。而 Brain.AI 即在于让 APP 走向你,而不是你走向 APP。如果要写一封邮件给你的租客,催促他尽快交房租。但是它在不知道你租客是谁的条件下就已经写好了这封邮件,同时还可以要求他进行修改。这是,对于长时间拖欠的租客,可以要求语气严厉一点,甚至可以运用一些法律术语;对于经济条件确实困难的人,语气要缓和一点。

  

  

  

虽然我们无法每个人都有一个秘书,但无疑,Brain 做的事让我们都有了一个智能的私人秘书。只要你提出你的需求你就可以得到最佳的方案,而不需要你去思考。

  

  

  

02

  

  

  

以人为中心的交互模式

  

  

  

从是什么到为什么的跨越可以说是 Brain.AI 与 Siri 最大的不同。

  

  

  

在谈到 Brain 的工作目标时,Jerry 提到:第一步是实现 “我不去找 APP,而是 APP 来找我”,第二步则是让其成为具备智慧思维的思考伙伴。传统的操作系统是 “命令 --- 执行” 的关系,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仅仅是留下一个线索证明我做过。

  

  

  

对于通用式 AI 来讲,它可以习得我们的喜好,并且帮助我们思考做出选择。如果近期我在网上买了治疗胃病的药,它会记住并且明白 “胃不好” 这个指令,在点外卖的同时就会提醒并帮助我们避开对胃不好的选项。就像一个思考的伙伴,真正实现了人机交互,而不是浅层面上的搜索。

  

  

  

Jerry 将 Brain 定义为一家 “站在科学与艺术时间路口的公司 “。

  

  

  

同 iPhone 一样,他们设计上的创新要远远大于科技上多点触控,鼠标的问世就是让人机交互变得更自然。Jerry 的团队也同样注重产品的设计,好的产品功能离不开好的设计创意。

  

  

  

2017 年,著名产品视觉设计师 Gleb Kuznetsov 加入 Brain,任首席设计官。2016 年,嘻哈音乐鼻祖,硅谷知名投资人 MC Hammer 加入 Brain,任首席战略官。这样的阵容让我们更期待 Brain 未来产品的表现形式。

  

  

  

在这种以人为中心的模式中,可以清楚的了解到你要什么,而不是在庞大的信息海洋中不知所措,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人服务的。

  

  

  

Jerry 讲到:“我们希望这个工具是干净的,是自然的,可以为人服务的以人为中心的。”

  

  

  

单就我国互联网的普及率高达 73%(《中华人民共和国 2021 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互联网公司的权力大到可以掌控几十亿人每天再看什么,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奴隶。Jerry 竭力改善人与计算机的关系,致力于将 “以 APP 为中心变成以人为中心”,让每个人都有更多的权力以及 APP 的话语权。

  

  

  

当然,面对资本的市场,Jerry 也在竭力排斥其成为单纯的赚钱工具,但也会在坚持 “做有价值事情” 的基础上,思考商业化路径,谨慎地选择 Brain 的下一步发展方向,当务之急还是致力于产品的优化与设计。

  

  

  

03

  

  

  

未来的 AI

  

  

  

Brain(Brain Technologies, Inc.)作为美国硅谷知名的人工智能公司,在美国,拥有多项人工智能以及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关键专利。2016 年,Brain 发明了世界上第一个相对通用型人工智能,Brain, LLC 被作为突破人工智能公司被载入 A History of Silicon Valley 1900-2016(《硅谷百年史》) 一书。

  

  

  

再一次测试中,Jerry 问了一个哲学方面的问题——人类有没有自由意志,AI 回答道:这个要取决于你探讨的问题,如果你探讨的问题离生存欲望越近,你的自由意志就越低,如果你探讨的问题离生存欲望越远,那么你的自由意志越高。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答案, AI 利用已有的东西生成了自己的观点,做到了由是什么到为什么的巨大转变。

  

  

  

同时,也看到了未来 AI 的广泛用途,比如在教育方面,可以把人类的知识简化,以不同的方式传达给受教育者,而不是一直汲取书本上固有的知识。一定程度上,通用型 AI 的使用或许为我们看待世界、认识世界提供一个完全不同的途径。

  

  

  

任何技术的出现一方面是社会的进步,但另一方面未尝不是人类的退化。铅字时代,我们靠书籍思考、理解万物;电与图像的出现让信息传递速度空前加快,信息与行动的关系越来愈远;如今在互联网和计算机的时代下,信息更是如汪洋一般,万物互联让一切都简便了,我们更是麻木的接受的各方来的信息。通用型 AI 帮我们解决所有的问题,不需要我们去想、去做规划。但是,它一方面帮助我们在成千上万的信息中找到我们需要的,另一方面也失去一定的思考动手能力,如秘书一样解决所有的问题。

  

  

  

Jerry 虽然提到以人为中心的交互模式,但是六便士和月亮未来如何发展以及如何使用还有待思考。Jerry 谨慎选择与资本的关系看来也是有迹可循的。

  

  

  

目前,Brain 在中美欧以拥有近 300 人的团队,其中不乏 12 岁考入加州理工的 AI 神童。虽然 Brain 目前并没有在国内投入使用,主要的调研业主要在北美市场,但未来还是期待相关产品在中国上市。Jerry 也做好充分的准备用消费者满意的产品与国内顶尖的科技公司同台竞争,进行相关的合作。同时,也谈到希望更多的中国开发者加入团队,共同见证人类科技的新发展,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关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Jerry 有一个浪漫的描述:

  

  

  

我们就像一群站在很高的楼上亲眼目睹日出的人。因为地球倾角的原因,我们会比地面上的人提前几分钟看到日出。如果你有幸成为那第一批看到日出的人,你可以尝试快速下楼,去告诉地面上的人太阳长什么样子。虽然他们还没有看到,但你给他们证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再等两分钟。

  

  

  

人类科技发展道阻且长,期待见到下一个进化的 “Siri“,见证下一个计算机时代的到来以及新的互联网模式。

  

  

  

作者|韩灵

  

  

  

编辑|胡展嘉

  

  

  

出品|零态 LT(ID:LingTai_LT)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