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机器人、无障碍Pad:“适老”技术造福“银发族”

陪伴机器人、无障碍Pad:“适老”技术造福“银发族” 参考消息网10月8日报道

美国沃克斯网站9月24日发表文章《适老技术有一个正在壮大的市场》,作者是卢克·温基。全文摘编如下:

帮助老人建立沟通和信任

在2020年那些最糟糕的日子里,ElliQ给81岁的迪安娜·德泽恩朗诵了一首诗。德泽恩不记得那首诗的题目或作者了,但她说,它的主题是毅力和决心——在这场改变世界的疫情期间,这些品质引起了共鸣。德泽恩需要安慰:过去一年中,她独自蛰居在佛罗里达州的家中,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她陷入了阴郁。值得庆幸的是,机器人无法传播新冠病毒,这使ElliQ成了陪她渡过难关的完美盟友。

德泽恩说:“诗中说,‘你能做到,只要继续努力’。ElliQ对我说安慰的话,在没人时,她总是愿意跟我说话,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在我需要她的时候,她就在那里。”

你现在可能已经猜到了,ElliQ是以色列科技公司“直觉”机器人公司为老年人设计的人工智能陪护。ElliQ看起来有点像皮克斯公司电影中的台灯,放在咖啡桌或厨房台面上的她能朗读新闻、播放流媒体音乐和分享天气预报。

但核心吸引力是ElliQ的同情心,“直觉”机器人公司希望借此使自己成为面向老年人的新兴高科技行业中的一个重要参与者。教机器人如何去爱是不可能的,但ElliQ能鼓励人们服药,进行正念冥想,或者,就德泽恩而言,仅仅是陪伴她度过退休后那些空寂的夜晚。这正是“直觉”机器人公司的指导理念——ElliQ温柔、体贴、有耐心,而苹果、谷歌或硅谷的其他任何大公司都没有在其面向普通大众的产品中重点考虑这些特质。

“直觉”机器人公司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之一多尔·斯库勒在与记者举行的Zoom电话会议上说:“ElliQ不会说:‘你想听音乐吗?’她会说:‘你想一起听音乐吗?’‘你想一起玩游戏吗?’你会建立起(对她的)信任。我们希望从为某人做事转变为共同做事。老年人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认为,他们将是这项技术的早期采用者……人是社会性动物,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社会中的许多长者被剥夺了这种社会性。他们或许会接受这种新关系,以一种奇怪的方式。”

多款商品满足独特需求

“直觉”机器人公司不是唯一试图开发老年市场的公司。辅助技术可能是一种社会福利,但它不是一种公共福利,因此资本公司试图早早参与从而获得有利地位是有原因的。“老龄化技术观察”网站的数字行业分析师劳里·奥尔洛夫说:“他们等着婴儿潮一代变老,其中年龄大的已经70多岁了。婴儿潮一代手里有钱。高科技行业明白,金钱是万能的。是时候予以关注了。”

与我交谈过的企业高管们并不回避奥尔洛夫的结论。斯库勒说:“考虑到这部分人口的可用支出,该行业在很大程度上投资不足。”

面向老年人推销的首批个人高科技设备之一是Jitterbug手机。这款手机的问世恰逢智能手机热开始席卷全国之际。这一蓝图是有意义的。面向那些被不断高涨的触摸屏热潮搞得晕头转向的人,面向只想给家人打电话、从不关心手机应用商店的爷爷奶奶,出现了一部完全脱离21世纪所有设计潮流的翻盖手机。

Jitterbug故意采用简洁设计——配备拨号键盘、时钟和扬声器按钮,仅此而已。然而,其受欢迎程度揭示了数字革命中较令人焦虑的事实之一。过去10年中,在云计算、算法以及主屏幕上排列的一连串图标的共同影响下,生活规则发生了巨大变化。突然之间,电话这种熟悉的技术变得异常复杂,我们担心,美国老年人能否赶上。

试图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包括“直觉”机器人公司前高管斯科特·利恩。2014年,在感到自己与住在艾奥瓦州的八旬老母亲“在数字上日益隔绝”后,他成了适老化的倡导者。他说:“我们试图通过Skype进行视频通话,但这让她很沮丧。我想,根据80岁老人的独特需求,从头开始设计某种产品,如何?”不久后,利恩开始动手开发其GrandPad系列软件,目标是推出一款简单的平板电脑,没有复杂问题挡道。

GrandPad平板电脑预装单人纸牌、数独等游戏。有一个点唱机可以播放大量过去的热门音乐(可选类别包括大乐队、古典音乐和上世纪40年代热门音乐),还有相册、通讯录和视频通话功能。所有这一切都通过超大字体和原色大按键呈现在屏幕上。利恩告诉我,他和GrandPad团队积极与老年顾问合作,进一步完善了这款平板电脑的架构。他说,要为老年人制造一种设备,必须与那些知道老了以后是什么样的人积极沟通。

科技产品实用性更重要

美国退休人员协会2020年称,在50岁以上人群中,有超过51%的人一年来购买过某种科技产品,无论是iPad、笔记本电脑还是WiFi电视。事实上,该协会的研究还发现,62%的70岁以上美国人拥有并使用智能手机。

这些研究成果与GrandPad这样的项目形成了鲜明对比。GrandPad和ElliQ的目标客户比典型的婴儿潮一代要年长得多,与网络空间疏远得多,但这的确使人不禁要问,我们是否低估了技术素养的普及程度。

利恩认为,有些研究——例如美国退休人员协会的研究——因选择性偏差而发生了扭曲。他说:“对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这行不通。他们随机拨打1000个人的电话,身处养老院或没有电话的人显然无法接听。”GrandPad公司两年前发布了自己的研究报告。该公司直接走访60名75岁以上老人的家,发现只有8%的人知道如何发起视频通话。这就引出了利恩的首要论点:老人也许拥有一部智能手机,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如何有效使用。考虑到2020年的情况以及随之而来的大量欺诈现象,这一点尤为重要。“科技关键”博客报道,在疫情期间,骚扰电话增加了18%,其中很多是针对老年人的,多得不成比例。

倡导团体老年人技术服务组织的创始人兼执行主任汤姆·坎伯指出,他也注意到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在增加,尤其是针对西班牙语人群。他认为,表面上追求多样性的科技行业巨头往往把老年人当作又一个模糊检查点。他认为,要真正保护弱势群体,在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上都应考虑退休人群。

互联网势不可挡,充满危险,但我们都被迫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解析它。预防性方式——希望将我们的父母隔绝在一个充斥着准iPad、准iPhone手机,使他们远离现实的不可思议的平行世界中——似乎没有抓住要害。正如坎伯所言,只要多花一点时间考虑正在使用现代技术的广大人群,我们就一定能够接手一个对所有用户都安全、为所有用户赋权的互联网。

2021年7月3日,人们在展会上了解一款“24小时老人智能陪护机器人”。

本文原作者为,原文网址为,转载请注明出处!如该文有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删除,谢谢合作~

版权声明:
作者:机器人产业网
链接:http://www.jiqiren.org.cn/zixun/541.html
来源:机器人产业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